请百度搜索保安服务关键词找到我们!

行业动态

小道士去应聘保安被为难,三秒打翻假特种兵!

文字:[大][中][小]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17-10-24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

小道士去应聘保安被为难,三秒打翻假特种兵!

盛夏正午,烈日当空。

大马路上,斑马线一侧等候绿灯的行人,正举着手挡遮对面高楼玻璃幕墙反射的刺眼光线,神色烦躁。

唯有站在最前的年轻白领丽人一脸淡定,因为她戴墨镜,光线对她造不成任何阻碍。

于是整个人群里面,她成为最惹眼的一个。

女子大概二十四五的年纪,标准的瓜子脸,樱嘴抹着玫瑰色唇彩,一头栗色波浪卷。

一身打扮极为干练,白色的小西服,配上黑色铅笔裤,身材苗条,美腿修长,胸前波澜壮阔,呼之欲出。

一股初熟的气息从她而来,正是最诱人的年纪,身后的几个穿着校服的青春少年,正按耐不住的拿手机偷偷拍她。

在放学回家的路上,能遇上这样的极品女神,都非常兴奋,举起手机大胆的拍照摄像储存资料。

滴滴滴!

一阵急促的声响传入耳中,白领丽人不需抬头,就知是老旧的红绿灯转换的杂音,这条路她已经走了一个月,早已了若指掌。

想着公司中的事,白领丽人便急忙踏上斑马线,快步前行。

少年们还在高举手机偷拍着,其中一人,却突然脸皮一抽,露出惊恐表情,仿佛一只精致花瓶落地摔碎,他看到一辆公交车正对着斑马线呼啸而来,朝着白领丽人撞了过去。

司机本想赶在黄灯变红前穿过路口,谁想油门踩到底,才发现斑马线上的白领丽人,瞬间背脊生起一股冷汗,再踩刹车已来不及了,一场惨剧无可避免。

“嗖……!”

公车呼啸而过,越过了整条斑马线才停下,车后留下一条长长的刹车痕,乘客东倒西歪,张嘴骂娘。

那几个少年愣了一下,然后纷纷朝着车头跑去,但却没看到白领丽人,倒有枚铜钱碎在那儿。蹲下看,也不在车底,一想之下,刚才好像没听到撞击声。

此刻,斑马线另一边,一个穿着褚红色衬衣,松绿色亚麻长裤的男人怀里正抱着那个白领丽人。

白领丽人脸上还挂着惊惧神情,一切来得太快,还没从死里逃生的震惊中回过神。

好一会,她才回过神来,意识到眼前的清瘦男人救了她,立刻便要道谢,但猛地脸上突然浮起一层红霞,因为这男人的手竟绕过她的腋下扣在她身上,而且,居然还在轻轻的揉捏。

“流氓!”

白领丽人顿时羞怒无比,一把挣扎脱身,便举掌往那男人脸上扇去。

“白痴!我救了你啊!”

张玄后仰避开了白领丽人的巴掌,回头看了眼落在车前裂成两半的铜钱,一阵心疼。

看看时间,再不赶快这面试又得黄了,便没有跟白领丽人纠缠,撒腿就跑,脑中不由自主的回味起刚才那触感,舔了舔嘴唇,猜测应该有36。倒不是故意,情急之下,哪能顾得上这些细节。

白领丽人看着张玄跑远,气得浑身发抖,扭头看向地上如刀削般平整切成两半的铜钱,低身捡起,拼合后看见上面的保命二字。让她又是一愣,才突然想起这条斑马线是八车道,救得下她,又怎能在一瞬间就跑到另一边人行道上?

白领丽人不解。

……

富国集团总部,也是张玄要面试的地方。

这栋六十层的大厦,在这高楼林立的建筑群中,并不算特别起眼,但在十年前,它还是江都市的地标。如今它已泯然众生,依旧有着超凡地位。

旁的不提,光是富国集团开出的待遇,就远高于同类企业一截。

即便是集团中的保安,工资福利也在外面企业的一倍以上。

张玄来应聘的就是保安。

踏入铺满大理石,挂着水晶吊灯的一楼大厅,张玄疾步朝着前台走去,跟前台小姐说了一下来意,领了一张临时通行证,匆忙进了旁边的电梯。

面试的地方在人力资源部,大楼四十层,再往上便是研发部和核心管理层所在,是富国集团的中枢命脉。能在上面工作的人,年薪都在四十万以上。

叮!

电梯打开,张玄细长的眼睛往四周转了一圈,开放式的办公区,仅有几处是采用木板围成的不透明区域,分别是会议室和总监办公室,想必是为了保密所需。

跟位置靠外的行政人员出示临时通行证,便被带到会议室外。

脸上长着几颗雀斑的小姑娘示意张玄在门外等候,外间的长椅上已空无一人,张玄迟到了两个小时,面试已接近尾声。

会议室中几张长桌后坐了两个人,一个长着张威风的国字脸,脖颈上有一道刀疤,另一人脸上挂着树脂眼镜,手指在翻着桌上的简历,是个上了年纪的女人。

在他们对面,站着个彪形大汉,身高足有一米九,衬衣扔在一边,穿的背心,令他饱满的肌肉更加显眼,系着条战术腰带,下身则是迷彩长裤,脚上的黑色军靴擦得油光发亮。

小姑娘进来就被国字脸示意站到一边,他手指夹起一份简历对身边的老女人说:“褚总,我看小吴挺好嘛,在武校学了十年的拳,又是特种兵,还自学了大专文凭,方方面面都符合徐总的条件,我看就他了。”

褚晓玲将简历放下,用笔头指向对面的小吴:“你在部队里立过两次三等功,按条件,转业到地方,政府会给你安排工作,你为什么想来富国?”

“富国工资高,福利好,机关里气闷。”小吴实诚的回答,眼睛看向那国字脸。房间空调开得很低,他却有点冒汗。

“这次招聘为的是下周的文物展,上午面试来的四十多人,已招进了九人,还剩下一人不如等徐总来了再说。她刚给我发了短信,马上就到了。”

蒋海龙点头说好,文物展是集团今年的头等大事,公关部的徐总亲自负责。

抬起头目光看向站在一旁的小姑娘,喝道:“你进来干什么?没看在面试吗!”

“还有个来面试的,刚到。”小姑娘被吓了一跳。

“叫他进来。”

张玄人一进来,他便笑了:“褚总,你瞧瞧,就这身板也想来干保安,这不是涮我们吗?”

褚晓玲看去也是微微摇头,张玄个头是够了,接近一米八的身高,面目端正,眼睛虽生得有些妖异,也符合集团对保安相貌堂堂的要求。

但那身板,确实薄了些,怕才一百三十斤不到吧,肩膀也窄,跟那小吴站在一起一比较,相形见绌。

褚晓玲翻张玄的简历:“本科生?这倒是个亮点,不过,这位……小张,保安不是普通岗位,你有没有相关经验啊?”

不等张玄回答,蒋海龙就讥笑道:“这位同学,别怪我说话直,你回去吧,我们这里要是有功夫底子的,要不就是退伍军人,也要有身手的。你有吗?”

他藏了私心,褚晓玲和张玄都不知,他收了小吴两万块钱,拍胸脯下保证要让他进保安部,他是部长,想来也就一句话的事。

小吴简历都是蒋海龙帮他做的,上面没一个字是真的,这身材看来颇为壮硕的小吴,不过是江都一个小健身房混不下去的健身教练,托了好几层关系才找到蒋海龙。

这都快结束了,可不想节外生枝,早点将张玄赶走早点结束。

“练倒是没怎么练过……”

蒋海龙轻笑声,敢要打手势让张玄出去,张玄话锋一转,指着旁边的小吴道:“就这中看不中用的,十个八个的一点问题都没有。”

靠!说话喘这么大口气,你作死啊?

蒋海龙满脸不悦:“你的意思是他是样子货,你有两下子?”

“试试就知道了。”

小吴气得脸都白了:“我让你一只手!”

张玄越说得嚣张,蒋海龙越想让小吴收拾他,只要打败张玄,小吴进保安部的事就定了。刚要张嘴,张玄却又开口,看着手腕上的电子表对小吴道:“三秒钟解决你,我还要赶去蹭饭。”

嗬,这口气!?

蒋海龙阴着脸一抬下巴:“小吴,跟他打,两只手都用,谁厉害能打倒谁,谁就进保安部。”

小吴早就不爽了,蒋海龙话音刚落,他便大吼一声,如饿虎扑食,抬手便是双风贯耳,直奔张玄太阳穴而去。

褚晓玲本想看个热闹,看小吴这声势心头一惊,这是要做什么?方要让蒋海龙拦住他们,就见张玄腿一抬,鞋底一亮,那牛高马大的小吴已然飞出十多米外,重重的撞在墙上。

蒋海龙、褚晓玲都是一惊,吸了口气。

这小吴更是捂着胸口,气血上涌,一副要喷血的模样,脸上半点血色都没有。

蒋海龙霍地从长桌后站起来,厉声道:“好哇,你是来面试还是来打架的?敢在这里伤人?”

褚晓玲心想,乖乖的,这张玄是深藏不露啊,难怪敢说大话,这一腿可有电影中那些动作明星的样子了。正要张嘴说话,蒋海龙已从桌后跳过去,如一块移动的巨石,走向张玄。

被这一闹,小吴还进个屁的保安部,小吴塞给蒋海龙那两万块钱说不定还得要回去。一想到这事,蒋海龙脸就黑得跟炭一样。

让他更心惊的是,他是练家子,一眼就看出这张玄腿上功夫,已练了快十年了。脚头之劲,出腿之快,已是他近几年来见过的第一人。

听张玄那口气,也不是个服管的人,必须要给他个下马威。

眼看蒋海龙快走到身前,张玄嘴角浮起一抹讥诮之时,门突地开了,窜进一阵熟悉的香风。

“褚姐……”

进来的女人,喊了声,就被现场吓了一跳。

褚晓玲全然没注意到,殷勤地走上前说:“徐总来了,招了九个,还差个人。这叫张玄的小伙子身手不错,喏,你瞧那边,那家伙就是被他踢倒的。要你不满意,我那还留了几份简历……”

“不用了,就他,叫张玄是吧,你跟我来。”徐总不动声色地说。

张玄嘴角抽了两下,面露苦色,真是苍天瞎了眼,这徐总,不是刚才自己救得那个白领丽人么,刚还摸过她呢。

借了褚晓玲的办公室,隔着红木桌子,徐嘉儿端详起手中张玄的简历。

张玄,二十四岁,江都人,毕业于华西科技大学宝石鉴定专业,二十岁毕业后近四年的经历一片空白,现居住于青河区骡市口36号。

“二十岁就大学毕业了?毕业后干嘛去了?”

“云游。”

“你以为你是和尚啊?!”徐嘉儿蹙眉道,敢当面跟领导撒谎?反了你了。

“我是道士……”

“你要是道士我就是尼姑。”

张玄睁大了眼上下打量:“我认识的尼姑里没你这样身材好的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徐嘉儿一口气没喘上来差点背过去,这混蛋还敢乱说话。猛吸了几口气,胸脯一颠一颠的,张玄就瞟了眼,不敢多看,怕她真晕了。

哎,我真是道士嘛,说实话她也不信?真是怪了。

“你功夫哪里学的?”

“师父传的,我师父道号剑一,我拳脚功夫也就平常,道法却很精湛。”

张玄说起这些双目放光,也不管徐嘉儿下巴都快落地上了,“我这一派是符箓派千符宗,擅使法器道符,以符入道,面相风水化符治病驱邪什么的,我都是好手。呃,听懂了?”

徐嘉儿听得云里雾里,翻了个白眼,认为张玄在瞎扯。

突然想起件事,从随身挎包里翻出那枚铜钱,放在桌上: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

“保命钱,那辆公交车来得太快,我借这钱换位移形,才救下你。”张玄捡起铜钱手指一搓,铜钱便化成粉末。

徐嘉儿看得目瞪口呆,心想这,这又是什么本事?难道他说的什么道法是真的?盯住张玄那双眼睛瞧了半晌,弄得张玄都有点不好意思。

这小妞莫非瞧上本道爷了?啧啧,真要瞧对眼了,结个善缘也无不可啊。一到冬天还能有个暧床的……

他哪知徐嘉儿在想,这家伙嘴里没句可靠的,绝对是在忽悠本小姐,哼。

“你救我的命,我是要谢谢你……”

“你要想谢我,那就……给点钱吧。”

张玄打断了徐嘉儿,本想说肉偿来着,可估计这大小姐不肯。

徐嘉儿刚被张玄这通忽悠都快把他视为世外高人了,结果这一开口,张玄的在她心中的地位瞬间由神仙变成了凡夫俗子。

“你要多少?”徐嘉气得腮梆子都鼓起来了,想到张玄还摸她那对大白兔,更是气不打一处来。

“你姓徐,那位褚总称呼你为徐总,想必你是徐汉天的小女儿喽,我要求不多,一百万。”

徐嘉儿怒道:“你这是狮子大开口,是讹诈!”

“你的命不值一百万吗?你可以不给啊,我完全可以把中午的事说给整个富国的人听。”

张玄像个地痞一样的抱着胳膊,看在那咬牙切齿的徐大小姐。

徐嘉儿被说哑口无言,徐汉天的女儿,一个亿都能值得了。何况,这事怎么能传扬出去。

“你没现钱,我接受分期付款,你现在能给多少?”

徐嘉儿恨不得将他拆皮煎骨,银牙贝齿挤在一处,才无比痛恨地说:“十万。”

“可以,你分十期吧,我给你立个字据。”

“不需要!”

徐嘉儿真怒了,抓起笔筒要砸,张玄举手投降:“好吧,我相信你。”

“砰砰……!”

敲门声响起,褚晓玲进来了:“我带张玄去办入职手续。”

“我回公关部,办好手续,姓张的你来找我。”

褚晓玲一愣才看到徐嘉儿眼中的熊熊怒火,忙让开路,心想这张玄怎地还没上班就惹怒了这位大小姐?

……

褚晓玲带着张玄去换出入证,路上张玄问起文物展的事。

“文物展是老爷子的心愿,徐总留学归国接手公关部,这半年来就用心在操办这件事。展览在下周,将会展出老爷子数十年来的收藏,还有老爷子一些知交好友的藏品也会现身,有不少都是国家级藏品。为此才特意多招聘一批保安,要求比普通保安要高,当然,工资也会高一截。”

“知道了褚总。”

褚晓玲显然是到了更年期了,一路上絮絮叨叨说了好些集团内部的规矩,更暗示这文物展是徐嘉儿归国后的第一桩大事,做得漂亮与否,关系到她在徐家的地位。

“说来也怪,徐总让你去公关部找她做什么?你应该去保安部报告啊。”褚晓玲一脸疑惑的看着张玄。

“谁知道!”张玄摆摆手,心里暗想,那婆娘把自己留下估计就是想报仇的,以后日子可能会很难过,不过也没办法了,谁让自己欠了一屁股债呢。

褚晓玲亲自送他到公关部所在的三十二层才离开,张玄一出电梯就乐了,这是公关部还女儿国?

数十个环肥燕瘦相貌却都在八十分以上的女孩,穿花蝴蝶般的走来走去,光是丝袜都有好几种颜色,高站低俯都是风景。

墙上贴着重要展品的海报,张玄眼神滑过张天师降妖图和鎏金送子观音像的,停了一两秒,才装作面无表情的穿过这群妖娆美女,进了总监室。

“钱,拿去!”

徐嘉儿冲着张玄砸过去个信封,调整了一下心态,笑容温和,准备和张玄好好谈谈,这张玄怎地也算是个高手,家中对于这些奇人异士,一向是舍得花钱的,但品性要好。

但嘴还没张,就看这家伙竟将信封里的钱扯出来,一张张地数了起来。

“你……我还会少你钱吗?”徐嘉儿气的半死。

“这世道人心不古,骗子太多,谨慎些好。”张玄很是认真的道。

徐嘉儿听着差点崩溃,感觉好没面子,堂堂徐家大小姐,坐拥那么大一个集团,竟会被人视同骗子?

张玄一张张的点清,才塞回信封里,小心的贴身放好。

不是没见过钱,只是再不还些钱给家里那位师姐,她能把自己切碎了扔乱葬岗喂狗。

“还有事吗?”

张玄被徐嘉儿盯得有点发毛,像有什么不妙的事情要发生。

“我跟保安部打过招呼了,从现在起你贴身保护我,到一个月后文物展办完。”

一些重要高管,保安部会安排人贴身保护。徐嘉儿提要求,蒋海龙不敢不答应。

张玄抬起脸,认真地问:“你是不是看上我了?我先提几点要求,一晚上那种我是不介意的,你好我好大家好,可是入赘的话,我就不……”

“你说什么?”

徐嘉儿抓起桌上的镇纸砸过去,张玄轻松闪掉,很真诚地说:“真的很软。”

“什么很软?”

徐嘉儿问完嘴唇颤动了几下,又抓起鼠标,才看到张玄已飘出了门外。

还能是什么!?

我一定要让你知道我的厉害,徐嘉儿撑着腰愤然想。

看看时间,不早了,推开门看着在饮水机那杵着的张玄说:“你陪我下去看看。”

……

两人,坐电梯往下走,徐嘉儿念念不忘就是两个字,把柄啊,怎么都要抓到这张玄的把柄,好让他做牛做马。想到这儿,又感到有点奇怪的意味,脸微微地烫。

可是又想,真要套个牛头马头,拿鞭子抽他,那感觉一定不错。

电梯停在二十四层,这地方就是文物展的区域,各种展台已经搭好,只差把展品放上去。大部分的展品都要周末才到,到时大半保安都会到这边,要抽调一百人轮班。

徐嘉儿带他来算是熟悉环境。

在文物展期间,还会搞慈善拍卖,徐老爷子已捐出了一些藏品,拍卖所得会拿到江都附近的山区去做扶贫。

几个定点的村办小学也会派老师代表来参加,到时善款的运作也要由公关部跟徐家的私人基金会来负责。

展厅很大,差不多有上千平,展品也按种类分成几个区域,张天师降妖图在书画区,送子观音鎏金佛像在金银铜器区。

徐嘉儿走到这里气色终于好了些,这是她花费了很多心血的结晶,就如同是怀胎十月,只等着出生了。

从灯光设定,跟区域划定,以及展览风格上,都跟国外的文物展没多大区别,她在纽约大学学的就是传播学,还不至于丢了母校的脸。

随着她走了两圈,张玄留意下,并没发现明显的漏洞,想来要打这些文物的主意,一般手段是行不通的。

等走到消防通道口时,张玄才微微皱眉,这地方怎地有股奇怪的香味?

他走到门后,那香味愈发浓烈,鼻子吸了两口,嘴角一歪。

“喂,你在做什么?”徐嘉儿看他蹲在那里鼻子直抽,瞬间怀疑他精神有问题。

“没什么。”

张玄摇摇头。

回到公关部,徐嘉儿换了一套窄裙,她本就是一等一的容貌,这湖蓝色的短裙一套,便令她身前涌出一片旖旎风光。那腰肢略显纤细,到得臀上又见凸起,曲线便如坐了一趟过山车。

张玄虽不是未经人事的幼雀儿,却也看得微微一怔,这娇媚人儿着实值得细细品味嗳。

“看什么看?”徐嘉儿瞪他一眼,便拿出墨镜将整张俏脸遮掉大半,“陪我去吃饭。”

楼下就有员工餐厅,徐嘉儿却带他到了隔着公司一条街外的快餐店。张玄进店前看到蒋海龙带着那个小吴,还有几个保安部的人进了前面的一家火锅店。旁的不说,这小吴还挺耐的,一身肌肉没白练啊。

徐大小姐不想去员工餐厅,是怕被集团的员工盯着看。她的身份在集团是公开的秘密,那些员工虽说眼神一对上,就会飘开,但是一转身,他们又继续盯着了。

徐大小姐可不想被人像大熊猫一样围观,总是浑身不自在,以前吃过一次后就再不敢去了。

两人在快餐店坐下,徐嘉儿跟张玄说没几句话,就怒了。

“你在看哪里,臭流氓!”

徐嘉儿一手遮着,一手抓起纸巾砸过去。其实张玄的眼神很纯洁,也半点没往她胸前瞟,可她还是有种被张玄在大庭广众下剥光暴晒的感觉。

或者说,张玄的眼神不大像是在看人,倒像是在看一只待宰羔羊。

“你白痴吗?”张玄翻了翻白眼,“说话不看人,很不礼貌嗳。”

徐嘉儿气得脸蛋涨红,偏又没法反驳。等饭来了,扒了几口,就气恼的走了。心情太坏,没回公司,这附近有两条老街,都是老房子,她就绕了过去。

街边都是两三层的自建房,很有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风格,走在楼下,特别是晚上,三三两两的小情侣,很有情调。

但在这中午一两点,又是太阳最热的时候,楼层太矮无法遮阳,就是这里的住户都不愿开门。

整条街行人寥寥无几,徐嘉儿却喜欢这份闹中取静。只可惜张玄很快就赶上来了,眼睛还往她被窄裙包得紧致的臀部瞟了几眼,吹了声口哨。

“你真有病啊!”徐嘉儿冷着脸。

“有病也是被你害的,相思病啊。”张玄跟她并肩走,压马路也是一种乐趣啊。

“我看你是有精神病,快去医院看看吧。”徐嘉儿冷冷地说,“还有,你别跟着我!”

“这是你说的,出事别怪我。”

张玄摸出手机,冲她背影连拍几张,嘴里哼起了小曲。

徐嘉儿正在庆幸终于将这家伙撇开,安静了些,谁想一个大胆的小年青就走上来搭讪。

“喂,姐儿们,要不要去喝个茶吃个饭跳个舞?”搭讪的人耳畔打了七八个耳洞,染了一头绿毛,嘴上还来了个唇环,说话的时候夹着烟的手在徐嘉儿的眼前乱晃。

“走开,没兴趣。”

徐嘉儿一脸嫌弃,这种不知哪里蹦出来的小混混最让她厌恶。

“别这样嘛,相逢就是缘啊。这样,跳舞,我请客,前头就有个舞厅,跳完舞,我请吃饭,吃了饭咱们去唱K。唱完K,咱们去宜家,嘿嘿。”

小年青坏笑着伸爪子去摸徐嘉儿的手,心想这小娘皮的,前凸后翘,腰细得跟麻杆一样,弄起来肯定带劲。

不想徐嘉儿手一翻,就往他手背挠去。她指甲尖,一下就被划出三道指痕,血都冒出来了。

“给脸不要脸,你敢弄伤老子!”

小年青一下按住她肩膀,凶神恶煞地说,眼睛还往下瞟,落在那鲜嫩,喉咙自然地咕噜了一声。看徐嘉儿花容色变,更是怪笑一声,也不顾手上的伤了,扯住她就往两座屋子的夹缝中走。

昨夜下了些雨,墙上都是水,这贴着墙一扯,徐嘉儿背上都湿透了。

“张玄!”

徐嘉儿急忙呼救,吓得心头狂跳,脸色发白。她哪想得到这小年青竟敢大白天就做这种事,她一边拿腿乱踹,一边大声的喊。

最令她气苦的是,张玄明明站在后边,却假装什么都没看到,摸出手机在摇:“唉,这边怎么没wifi,刚拍的照片得赶紧上传呢。”

这徐家大小姐,得让她被吓一吓,要不怎显得出我英雄救美的手段。

不过啊,这小子胆也太肥了吧,这大白天呢,就敢玩强的,是不是吃错药了?

徐嘉儿腿踹得几下,小年青火冒三丈,手臂一扬,要往徐嘉儿肚皮上打去。

“喂!你要办事就办事,打女人做什么?”

小年青一怔,收住力,往夹缝外看。就见张玄握着手机在那拍照,脸一下就青了。

“关你屁事,你给老子走开,要不然我先弄死你,再玩这小娘皮。”

徐嘉儿大声地喊:“张玄!快救我!”

“不是你让我别跟着你的吗?怎么又要我救你了?”张玄摆弄着手机,“喂,小子,姿势摆好些啊。”

徐嘉儿快要哭了,可胳膊被拽住,跑也跑不开,这该死的混蛋还有心情拍照。

小年青脸一沉:“你们俩认识?”看着张玄的手机,他更是着急。

这下坏了,事还没办成呢,就被拍了,这要报警怎么办。

“你把手机给我。”

“你脑了烧坏了吗?可能吗?”

“你不给我,我就杀了她!”小年青忽地从裤袋里摸出一把刀,一摁下去,就跳出三寸多长的刀锋。

徐嘉儿瞬间崩溃,大声尖叫。

“张~玄!”

小年青非常紧张,刀就抵在徐嘉儿的心口上,张玄越是无所谓,他越感到不对劲。

“好啦,真烦人呢,打女人就不对了,还要杀女人,你还真下得去手。”

小年青瞳孔突地一缩,眼前的张玄竟然凭空消失了,等再抓到他身影,突如其来的一股巨力已将他击中。身体像被巨槌砸中,一下飞出七八米外,那把刀脱手往下掉,还没落地就被张玄脚尖一点就如流星般撞向他的裆部。

小年青惨叫一声,胯下一阵凉快,当即捂着裆眼泪鼻涕一起滚出来。

徐嘉儿用拳头使劲地打他:“你这个混蛋,你怎么不快点救我,还让我被他拿刀比着,我快吓死了。”

“好啦,这不救了你吗?有我在,你还怕什么。”

张开臂膀将徐嘉儿抱住,她这背后湿的,让短裙贴得她身子紧紧的,娇躯纤毫毕露,曲线极为惊人。

这样抱住,几近不着一物,张玄心下一喜,手掌贴在她滑腻的背脊上轻拍了下,抱得更紧了几分,心中暗想,乖乖的,再抱紧一点。

“我就是怕,我以为我快要死了……”徐嘉儿呜咽道。

“别怕,别哭了,有我在,就是天王老子我都灭了他。”

哟,这弹性,真是一等一啊。

趁徐嘉儿还在惊恐中,他那手掌往下移了过去,还掐了几把。

张玄一点良心都没有,也不想想这完全是他造成的,要不以他身手,那小年青早就成豆腐渣。

还趁机大吃豆腐,手还由下往上移,要往更险要的地方摸去。

徐嘉儿终于感到不对头了,一下将他推开,收住哭声,葱玉的手指指着眼前这个混蛋:“你,你又占我便宜!”

张玄没羞没臊地地说:“是你主动的!”

徐嘉儿刚要取下高跟鞋扔他,他就转身走向那在放声痛叫的小年青。

这小子已知惹了惹不得的人,那地方又痛得要命,怕是子孙根都断了,急忙求饶:“哥,哥哥,你,你饶了我吧,我也是头一回,初犯,我……我实在不知那位大姐是您的……”

“嘿,那你以为是谁的?”

徐嘉儿想要去看那小年青,却被张玄挡住了视线。伸了几下脑袋,就干脆不看了。

想必张玄会揍他一顿吧?

小年青五官扭曲在一处,随着张玄身影走近,他撑着地想往后躲,可后边是堵墙,逃得到哪里。

一股绝望的气息笼罩着整条夹缝,小年青哆嗦道:“你,你不怕我报警吗?”

哼!

张玄突然冷笑一声,笑容之冷,令那小年青心一寒。

不等他再说话,张玄足尖一点,那柄小刀便从他裆部穿过他整具身体,从天灵盖飞出,跳出了一米多,才当啷啷地落在地上。

徐嘉儿听到小年青惨叫,心头一震,就被张玄拉出夹缝。

“我送你回公司?”

徐嘉儿哭道:“我这样能回公司吗?衣服都脏死了,你送我回家!我要换衣服!”

“你家住哪儿?”

“兰香阁!”

本文来源于网络,由合肥保安公司搜集整理,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。

返回上一步
打印此页
在线客服
在线QQ在线QQ在线QQ在线QQ
在线客服:
0551-63470221 0551-63457480 15922427911 15375293831 15375293642

请扫描二维码
打开手机站

[向上]